欢迎您 正在浏览苏州
现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商业调查 > 正文
商业犯罪:看似高大上的外贸生意,霸道总裁竟遭遇惊天陷阱!
发布时间:2019-03-14
商业犯罪:看似高大上的外贸生意,霸道总裁竟遭遇惊天陷阱!

周一上午,我一大早就来到位于高升桥的华达商城,我知道这是一环路上最好的写字楼之一,租金也是非常的昂贵。我乘电梯上到十一楼,很快就找到科达贸易公司,也就是我马上要开始工作的地方。

办公室装修得很精致,与锦城公司有得一拼,但与锦城公司那种官味十足的风格不同的是,这里更具现代办公气息。大厅里是开放式办公区域,都用隔断分得整整齐齐的,旁边只有很少的几间独立的办公室,那是总经理办公室和财务办公室,还有会议室和接待室。面积很大,可能有三百多平方吧,但看起来在里面工作的人却不多,因为只隔出了十来个人的办公位置,其他大部分区域主要是休闲区和展览区域,上面贴了公司的很多参加重大外贸活动的照片和报纸剪纸,还有陪同领导出国参观访问的照片,竟然还有《人民日报》刊登的采访报道,内容非常丰富,让人油然起敬。我对公司在外贸上竟然取得这么大的成绩也始料不及,想到能为这样一家站在改革开放最前线的公司工作,心情是既紧张又激动。整个办公室的一些角落还巧妙的零落有致的摆上了十来盆过人高的绿色植物,把整个办公区点缀得看起来既宽敞明亮,又气派十足。

前台有一个穿制服戴围巾的女孩子专门负责接待,不象锦城公司根本就没有前台,就只有丁大爷带了条大狼狗在守着大铁门。

我本来以为我算是来得很早的了,结果前台小姐直接就把我带到总经理办公室,我就看见我在招聘现场已经见过的那个年长的女子,她正在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她一见我进来,就笑了起来,说:“林良吧,快请坐,快请坐!”

她给我倒来一杯水,靠近我的时候,我立刻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那可是正宗的巴黎CD公司的香水,刘敏当初曾经缠着我买了一瓶,所以很熟悉。

她看了我一眼,眼里充满笑意,说:“我叫白瑶,白天的白,琼瑶的瑶,你以后就叫我白姐吧,她们都这么叫我。”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白姐的眼睛很大,虽然没有文姐的眼睛那么大,但比文姐更深邃更明亮,就象真的会说话一样,也更让人砰然心动。

她接着说:“那天在招聘现场,你可真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啊,呵呵。”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本来准备去深圳的,结果毕业证和身份证都被人给偷了,没有办法,只好先在成都找个工作再说了。”

她笑了笑,眼里闪着光,说:“那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份的了。我就是从深圳过来的,那边是不错,但成都说不定也有更多更好的机会。”

不知道怎的,我一听到她说缘份两个字,我的心就砰砰的跳得厉害,我这是怎么啦?

等我到了自己的办公位置上,我才发现,整个公司十多个人,竟然就只有我一个男的,其他的都是些非常年轻的女孩子,虽然都穿了制服戴了围巾,但一看就知道和我一样,刚从学校出来没有多久,正在那里拼命的打电话联系客户呢。

和我一起招进来的还有其他三个女孩,此刻正在白姐的办公室里接受领导的谈话呢。那个与白姐一起在招聘现场的女孩叫王丹丹,是跟着白姐从深圳过来的,专门负责行政和财务;其他的女孩子都是在成都本地找的,都已经经过培训正式上岗了。

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公司才对我们这些新人进行培训,坐在位置上有点不知所措。这个时候白姐过来了,竟然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林良,到时候你就和我负责跑外面,不用管公司里的事。你先到王丹丹那里拿些资料,熟悉一下业务,下午我就带你出去。”

我赶紧点了点头,到王丹丹那里去拿资料。她一边拿资料给我,一边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那眼神竟然就跟家里那几个女人看我的眼神一样,有些暧昧,但又多了点神秘。她把资料给我的时候,竟然就象和我认识很多年的情人一样,很亲热的拍了拍我,对我说:“林良,好好干,白姐是不会亏待你的。”

看她笑得那么意味深长的样子,又说白姐不会亏待我?什么意思?我顿时心里就有点紧张,赶紧回到位置上看起公司的资料来。

科达公司主要做外贸,就是先在国外接到订单,然后就放到国内组织企业来生产。就跟当年牟其中一样,在国内组织了大量的布鞋防寒服土特产等,然后到俄罗斯去换飞机。不过科达公司没有那么大的气魄,做的都是一些需求量很大同时消耗也很快的工业日常用品,比如说澳大利亚等国的矿山要求的铁铲木把,需求量一单就是好几百万根,因为那边开采铁矿,对这些东西需求量非常大,而且损耗也非常快;还有一些欧美发达国家需要的竹编果蓝等,说是家里放水果用的;也有一些土特产什么的,都是一些生产门槛很低技术含量不高但市场需求量很大的产品。我们现在要做的一个单子就是给澳大利亚两家大矿山准备的铁铲木把,客户催得很急,所以公司不但在各大媒体投放了醒目的广告,而且也要求大家发挥主动性,积极寻找潜在的客户。公司承诺的提成也很高,所以那些女孩子都在拼了命的打电话联系客户。毕竟在办公室打电话联系客户,总比出门挤公车去找客户要轻松得多吧。

公司包一顿午餐,在目前这个情况下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也出乎我的意料。午饭是叫的外卖,就是很普通的盒饭,档次和水平肯定比锦城公司差得远了,但现在对我来说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何况人家白姐和我们都是吃的一样的盒饭呢!我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难道我还要再向她要两个餐后的水果?

商业犯罪:看似高大上的外贸生意,霸道总裁竟遭遇惊天陷阱!

吃过午饭,白姐就带了我出门,她开的是一辆白色雅阁,车牌号也很好,一看就是动了心思的女人。我们下午去青羊区那边的几家乡镇企业,主要是看看对方的机器设备,生产条件和加工能力。每一家厂子都是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说实话,我一直非常担心,担心会有人认出我来,那我不是大大的尴尬了?所以我虽然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也非常小心。

我们去的每一个地方,白姐都会非常专业的问对方几个问题,还要非常仔细的检查了他们的机器设备等状况,在会议室交流的时候也显得非常谨慎,一再地提到要保证质量,说这可是外贸产品,质量不行不但要影响公司口碑,也会给国家丢脸。

那些连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可能都认不完的乡镇企业家们,此刻却是一个个的拍了胸脯对我们说:“白总,你放心好了,我敢提脑袋给你说一句,我们一定严把质量关,绝对不会给你们做外贸的丢脸,更不会给我们国家丢脸。”

我们了解得差不多了,白姐就会热情的邀请他们到我们公司去参观,再去具体了解一下,然后再签合同。

这个时候,每家企业的领导都会显得无比激动,恨不得立刻就跑到我们公司来参观和签下合同。

第二天,有家企业是一大早就来到公司,比我都还先到。看到我进来,立刻就上来招呼。我把他们带进会议室,给他们倒上水,然后给他们发了一些资料,介绍说这一批单子是为澳大利亚的力拓公司做的,现在澳洲正在大力开发铁矿石,对木把需求量很大,这个单子做完了,下一个单子就是为另外一家必拓公司提供相同产品。我还开玩笑的说:“要是能把生产铁铲的生意也能拿到,那我们公司就发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一个人说:“你们公司也真厉害,那两拓公司都是世界上著名的铁矿石企业,以后就守到这两家企业吃就足够了。”

我说:“能不能守到吃,关键还得靠你们这些企业帮我们扎起。只有你们的产品过了硬,我们也才能在以后的谈判中更有利,才有可能拿到更好的价格。”

他们立刻都在那里表态,说:“良哥,你放心,质量上我们保证绝对没有问题。”

这个时候白姐也进来了,看到我们谈得正欢,也很高兴,亲自给对方介绍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合作对象,还拿出一系列的照片和文件,还有报纸;都是关于科达公司与两拓公司开展合作的消息,报纸配的照片是白姐与力拓公司一个高层举杯的场面,其他的照片有的是白姐和澳大利亚商务部一些领导的合影,也有和国内一些领导的合影。最后白姐拿出了和力拓公司签订合同的影印件,全英文的,我曾经仔细看过,说得非常详细,没有任何问题。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土老肥们竟然也找来个懂英文的小伙子,把合同看了半天,最后点了点头,对几个土老肥说:“没有问题,价格也非常合理。”

我靠,原来这几个土老肥竟然是找人来看价格的,害怕我们把给他们的价格压低了,觉得吃亏。这个时候白姐笑了笑,说:“我们做外贸的,其实就是帮大家牵个线搭个桥,收取点中间费而已,你们放心好了,大头绝对都在你们那里。”

这个时候,几个土老肥才完全放下心来,一边笑一边说要签合同。白姐说:“合同你们先看看再说,不要急着签;特别是里面关于产品质量这一块,我们要求是很严格的,你们也晓得,我们做外贸的如果产品质量出了问题,被外商投诉了,我们的外贸资格立刻就会被取消,以后想办都办不下来。”

几个土老肥一边看合同一边说:“好,好。”

合同里规定要缴纳保证金,我觉得非常合理;因为我在锦城公司也这么干过,如果不用经济的手段来保证产品的质量,那怎么能行?何况这还是外贸产品。

对于合同保证金,他们几个人也没有什么意见,其中一个人竟然还说:“白总,如果不是你们时间上卡得紧,我可以把整个合同都包下一半来。可惜了,那你们下次有单子的时候一定记得通知我。”

白姐和我赶紧点头说好。

商业犯罪:看似高大上的外贸生意,霸道总裁竟遭遇惊天陷阱!

一个上午,我和白姐就把昨天考察过的三家企业全部搞定,王丹丹进来拿合同的时候,对我也是竖起了大拇指。白姐也对大家发表了一个简短的演讲,说了一个上午就已经成功确定三单,希望大家继续努力,成功就在眼前;大家顿时倍受鼓舞,同时白姐也对我是大加赞扬。

白姐笑着对大家说:“现在大家可以更轻松了,只要你们在电话里把有意向的客户联系好,林良就可以负责搞定;到时候合同还是算你们的,林良那份我单独给。”

十多个女孩子立刻都鼓起掌来,劲头十足的干了起来。而我则开始根据她们报上来的名单,再给客户回个电话,了解一些具体的情况,然后再圈定具体的客户,约定拜访的时间,最后报给白姐,然后出去考察客户。

我随机应变善于交际的特长很快就得到了发挥,有时候陪白姐出去,有时候也就自己一个人出差,在短短的半个多月时间内,我跑了温江,双流,郫县和都江堰等很多地方。我给公司落实了近三十家企业;十多个女孩子人人都有成功的单子,如此高的效率,不但让十多个女孩子对我喜欢得不得了,就是白姐和王丹丹也对我赞不绝口。特别是王丹丹,对我更是特别的热情,好几次白姐不在的时候,她就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跟我闲聊,有时候还亲热的把手搭在我的肩上。

我听坐在我前面的女孩毛毛说过,王丹丹特别喜欢帅哥,经常去酒吧钓。我大摇其头,所以对王丹丹也是敬而远之,而且我一直都不喜欢女孩画那么浓的妆,而王丹丹竟然还要涂眼影,弄得就跟做做妓女的丽丽一样。

工作了大半个月,大家领工资的时候,我们四个新来的也拿到了工资。我的基本工资定的是两千,比其他的女孩子高了不少,这让我非常满意。最后拿到手的是接近一千五的工资,我心里非常开心,坐在椅子上一边数钱一边盘算白姐答应给我们的提成,我粗略算了一下应该有快两万了吧,白姐对我们说是按季度结算,那我还可以好好干上一阵,争取多拿几家,争取多拿点钱,让梁玉凤把家里的债还了,然后回到学校去读书。

我领了工资回到宿舍,看见她们几个还在睡觉,雪儿正在看动画片,梁玉凤仍然在争分夺秒的看书。我把梁玉凤叫到一边,把一千元给了她,她非常惊讶,问我怎么回事。

我笑了说:“我拿工资了,你上次为了救我,把钱都用光了,都没有钱还债了;这点钱你还是先赶快寄回家吧,先把债还了吧,等我拿到提成再给你。”

她拿了钱,眼泪汪汪的看着我,然后忍不住抱着我就哭了起来,我搂着她,摸了摸她的头发,说:“这个也要哭啊?有什么好哭的哦,一切慢慢来吧,相信我们以后会好起来的。”

雪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竟然也凑了过来,抱着我就哭,我搂着这两个女孩,百感交集,半天才对雪儿说:“你凑什么热闹啊,你凤姐一个人哭就已经让我难受的了,你再来哭那我不是只有跳楼了。对了,跳楼之前我还得把上次你借给我的两百元还给你,不然我跳楼都跳得不爽。”

雪儿坚决不肯收,说:“你要再给我,那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我只好说:“那等我让凤姐把她家里的债都还完了,再来还她借你的,好么?”

雪儿突然脸红了起来,说什么都不肯,挣脱我的手转身就跑到她的房间里去了,也不知道她激动个什么事。

我看了看梁玉凤,只好两手一摊,摇头苦笑,做无可奈何状。

梁玉凤低声地给我说:“雪儿喜欢你,她给我说过,她一天不见你,全身都觉得冒火。每次你一下班回来,她就高兴得又蹦又跳的。”

我脑子有点晕,半天才说:“这怎么可能啊?”

她说:“怎么不可能啊?她今天还给我说,她现在晚上做梦全都是梦到你。”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赶紧躲回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东想西,头痛得要命。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返回>

业务咨询

陈先生

400-8876-007
13912627688
a0512007@163.com
资料下载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解决方案 | 信达服务 | 信达书城 | 研究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02-2016 苏州信达 版权所有 备案号:浙ICP备18016715号-1

信达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