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正在浏览苏州
现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动态 > 正文
小三猎手揭秘侦探行业4
发布时间:2018-05-02

我反应过来,李姐很有可能是认错人了。

砰!砰!

“求你了!”

我没来得及阻止,李姐朝我磕了两个头。

“李姐,你认错人了……”

我的声音被李姐的磕头声盖过去。

屋内闪出一道影子,出现在李姐身后,“妈,她下巴没有痣,应该不是那个人!”

稍显稚圌嫩的声音传来,我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少年,长相很清秀。

可惜的是,坐在轮椅上,两条腿都被截去,空荡荡的裤管看着让人心疼——他应该就是李姐的儿子。

本该天真烂漫的年龄,少年的脸色却很阴沉,神情与一个饱经沧桑的成年人无异。

李姐这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我,尤其关注我的下巴。

“李姐,是我,我是奈奈。”我很尴尬地将她扶起来。

“奈奈……原来你是奈奈。”李姐的手抖得厉害。她侧过头去,对着少年嘀咕一句:“她们长得太像了。”

我赶紧追着问:“您说的是不是许星柔?”

跟我长得像的,只有她。

李姐显然是被我的话吓了一跳。

根据她的反应就能判断出来——我猜对了。

李姐态度很谨慎,始终跟我保持一段距离。说话的时候,都不敢去看我的眼睛,“你们认识?”

“见过一次。”

我心跳很快,结合李兆跟李姐的态度,再加上李姐儿子仇视我的眼神,可以想象得到,许星柔或许对他们都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李姐,你们是怎么认识许星柔的?”我忍不住追问。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约莫十几分钟以后,我从李姐家出来。

没有见面的时候,她的态度还很迫切,看到我之后,她却表现的很慌张,甚至是恐惧,顾左右而言他,没办法正常交流。

我只得灰溜溜的告辞离开。

整个晚上,我辗转难眠。

第二天,毫不意外地熬出一双黑眼圈。

看时间不早,我匆匆梳洗一番,坐车来到席曼家。

席曼跟她老公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她全力支持老公创业,从一家小小的快餐店开始,发展到今天的连圌锁餐饮店。

其中艰辛不谈,席曼对老公,对家庭全心全意,还没来得及享受成果,就通过蛛丝马迹发现老公出轨。

虽然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两年以来她却隐忍不发,这一点让我很佩服。

搁普通女人身上,早就沉不住气了。

来到席曼家门外,他老公刚好出门。

我们打了个照面儿。

“奈奈来了?”他很友好地冲我点头。

我心里暗嗤——渣男!面上却笑得无比灿烂,“我今天刚好没事儿,找曼曼跟一起我逛街买衣服。”

“那你们好好玩,我有生意要忙。”

两年来,席曼老公一直以为我只是席曼的普通朋友,对我毫无戒心。

看着他走进电梯,席曼给我推开门儿,“进来吧,看看你,每次见你都穿得这么随便,也不知道打扮打扮自己,可惜你那张花容月貌的脸了!”

刚一见面,席曼就开始吐槽圌我。

我顺着香味径直来到餐厅,看到满桌的美食,对他们的‘奢靡’生活大肆鄙薄一番,“这才早上,餐桌上竟然就有肉菜,还不止一道,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我自行去厨房取来碗筷跟勺子,伸向面前的花生乌鸡炖参汤。

喝上一口,立即感到神清气爽。

筷子在桌子上扫一圈,刚要落到烤脑花上,席曼走过来,迅速将锡纸包着的烤脑花拿走。

“舍不得让我吃啊?”

席曼冲我翻了个白眼,“乌鸡炖参汤不能跟脑花一起吃。”

“为什么?”

“伤肾。”

我咬着筷子,愣住。

席曼很嫌弃地将脑花倒掉,坐到我对面跟我解释,“电影‘双食记’看过没?”

我摇头,每天忙于捉奸,根本没闲时间看什么电影。

“电影里面有个情节,说是脑花跟花生乌鸡炖参汤一起吃的话,日积月累,就会伤肾。”席曼语气很平静,不时赏玩精致的指甲。

咕哝一声,我咽下唾液,很干脆地将筷子放下,失了兴致。

“怪不得你准备的早餐这么丰盛。”

席曼冷笑,“他每天跟小三儿玩乐。只有早餐会在家吃,我当然要‘用心’一点儿。不说那个贱男人了,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儿?”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虽然胃口欠佳,可我还是去厨房找来一桶泡面。

“我是想问问关于李姐的事儿来着,昨晚我见过李姐跟她儿子了。”

席曼愁眉泪眼地叹口气,“这个李姐可比我惨多了……”

通过她,我了解到发生在李姐身上的所有不幸——这一切,都要拜他的渣男老公所赐!

“李兆自从赚了钱之后就不老实,经常在外面养情儿。上一个最狠,为了得到正宫的位置,要挟李姐……不久之后,李姐的儿子出了车祸,事情发生的太过蹊跷,虽然找不到直接的证据,可李姐凭直觉,猜测跟那个叫许星柔的三儿脱不了干系。”

我拿着塑料叉子的手抖了又抖。

果不其然……

我猜得不错,李姐之所以看到我之后表现的如此惊恐,全因许星柔——这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我摸向自己的脸颊,此时此刻,五味翻涌。

目前唯一希望的是,许星柔并非我的异父姐姐——我们长得相像,不过是巧合。

找了个理由离开席曼家,我这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

时间缓缓流逝,我不时看向墙上的挂钟。

眼看就要到时间了。

我再也坐不住,联系柯颂,让他给我准备好几样东西。

提前来到裕祥酒店,办事得力柯颂立即送来一套服务员的衣服。

我找了一处僻静的角落换上,柯颂守在不远处。

“奈奈,到底什么事儿?”

昨晚跟柯颂说起抓奸过程的时候,掠过了李兆看见我时说的那番话。

“没事儿,无非就是还差点更加直接的证据。”

柯颂沉默了好一会儿,“奈奈,我最了解你……”

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就让我败下阵来,“我想去证实我的猜测。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许星柔,折磨的我快发疯了……”

从目前获得的零散消息来看,她明显就是个惯三儿,而她顶着一张跟我几乎差不多的面容,对我的影响可以想见。

“我最怕的是,这个许星柔会是何可。”

听过我的话,柯颂从衣服里面摸出一根烟儿来点上。

火星明灭,他哑着声音嘱咐我:“遇事千万别冲动,以自己的安全为前提。”

我点头答应。

换好衣服,柯颂在酒店大堂架设好偷圌拍设备。

即便酒店的服务员看到,也没有阻止。

他这个人很神奇,无论走到哪儿都能吃得开。

我另外找来一顶帽子戴上,将帽檐低低地压下来。路过的人不仔细看的话,很难看清我的长相。

一切都准备就绪,我抬眼向挂钟看去,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八点钟。

刚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会儿,视线偶然瞥向门口,意外看到李兆竟然神色匆匆地来了。

这么早?

我环顾一圈,没看到可疑的人影。

李兆来到大堂,走到沙发上坐下,不时抖着脚,神情烦躁。

柯颂佯装成客人,跟服务员聊天,视线不时瞟向我这边。

我慢慢靠近李兆,稳下情绪来等许星柔出现。

眼看指针指向八点,人都没来。

李兆很快失去耐心,蓦地起身。

“哎,你!在这里闲着干嘛,去三楼帮忙搬桌子,楼上餐厅要装修,正需要人手!”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可以加微信:“信你的邪”,回复帖子名或关键词,阅读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酒店经理摸样的人走过来,对我大声呵斥。

余光瞥到,李兆被声音吸引,看向我这边。

我浑身紧绷,生怕被他认出来。

“我这就去。”

匆匆朝楼梯地方向走过去,巧的是,刚好有两个装修工人从电梯上下来,他们一不留神,撞掉我头上的帽子。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返回>

业务咨询

陈先生

400-8876-007
13912627688
a0512007@163.com
资料下载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解决方案 | 信达服务 | 信达书城 | 研究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02-2016 苏州信达 版权所有 备案号:浙ICP备18016715号-1

信达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光临